首页 » 婚外情怎么走出去 » 如何走出婚外情的痛苦 » 正文

老公没责任感又赌又嫖,让我对婚姻丧失信心

我今年四十岁,老公比我大两岁,我们结婚十四年了,有个十三岁的儿子,今年读初二,儿子相对同龄人来说也算很不错的,成绩也很优异。可我现在却对我的婚姻生活失去了信心,因为我发现我老公真的是一个没有责任心,没有家庭责任感的男人,跟他在一起的十多年里,之前都认为是他年轻不懂事,希望他年长一点会有所好转,所以包容了他的所作所为。
这些年我为了带好孩子,能够让他有个好的学习环境,我就带着孩子在老家,我老公就在XX打工。在2009年他说不想打工了,想回来创业了,然后我支持他,花钱让他去学了厨艺,在老家开了个火锅店,可他根本没用心去经营店子,在家开了一年就又被其他老乡叫到外面去了。然后也是我一个人边带孩子边经营着店子,忙不过来时就请人,可最终我一个人又带孩子又操心店里的事,身体实在承受不了。在2011年把店子转让出去了,也因为所开时间短暂,当初装修时又花了不少的装修费,所以还亏了几万块钱。
后来,他在外的几年又先后两次开五金打磨加工厂,我也是极力支持他的,可都因他做事不积极,没有责任心,最终两次都亏本告之。让我可气的是,第二次竟瞒了我一年,去借高利贷开的厂房。我曾经跟他说过等行情好转,条件成熟了再自己开厂,可他根本不听我的建议,竟借高利贷建厂房瞒了我整整一年。后来还是过年时别人上门催债我才得知,然后又是我想办法去借钱还那些高利贷,之后他就只有在外打工了。
这些年他除了把打工的那点工资作为家用,家里急需的那些钱,像买房子装修房子、当初创业开店的钱,都是我弄的。这些年他也一直有打麻将、买六合彩嗜赌的坏习惯,所以家里需要用大钱的时候,也是我跟亲朋好友借的。因开店开加工厂都亏本,加上买房子都还欠了不少外债,这些年我也没闲着,自己边带孩子边打工,但他动不动就说这些年都是他在养家养我。实际上,他那点工资远远不够这些年做事所亏的,和赌博所欠的外债,以及家里的生活开支。
这些年他不光对孩子没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对家里大事小事也不管不问。更让我可气可恨的是,在我去年不幸遭遇车祸导致我右腿粉碎性骨折,至今一年多了两块钢板还没取的情况下,没有得到他对我更多的关心,反而在过年回来时对我态度大变,不止对我态度不好,在家也没待几天,有时候是跑到他父母老家去了。后来听跟他在一起的老乡说,他在外边竟然还有个女人,这无疑又是在我伤口上重重撒了一把盐……想不到这些年,我为这个家付出了我所有青春和全部精力,却换来他这样对我。
还有个情况,就是去年我跟他办了假离婚手续,因为他做事不成功老怪我,说我们生肖不合财,说是我影响他做事不顺没有成功的,但我知道他做事不成功的原因是他本性如此,没有责任心造成的,但为了不让他老有这样的说词,我就跟他去办了假离婚。
,希望你给我个实质性的建议,像他这样的人,我还有必要为了孩子再坚持下去吗?谢谢!
——小草
回复:
你好,你老公是那种很能折腾,也很敢折腾的人,可惜他这个人眼高手低,不具备折腾的基本能力和素质,最后也只能是穷折腾,折腾穷。加上他一意孤行,自以为是,又在此过程中沾染赌博恶习,并去招惹女人,而忽略对你和孩子的关心,失去家庭责任,让你彻底感到心寒,为此,对婚姻丧失了坚持的信心,萌生了退却的念头。你现在难以下定离开对方的决心,顾虑更多的可能还是因为孩子。
既然你信任我,让我给你一点建议,那我就说说我的看法。我觉得你们在一起已经走过了十四年的风风雨雨,度过了两个七年之痒,确实很不容易。但婚姻是很现实的,生活是很残酷的,虽然你们之间感情多少还是会有的,起码来说你们还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但是一个已经濒临破败的婚姻,是否要放弃,还是努力去将其挽回?我认为主要是看你如何定义自己的婚姻,以及你们现有的婚姻质量,而不是仅仅去考虑孩子的感受,婚姻的去留主要在于你们的夫妻本身关系到了怎样的境地。
从你的整个倾诉当中,可以看出,你老公这个人几乎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他把自己的失败归于荒唐可笑的什么生肖不和,他在你出车祸时身体受到严重创伤时而疏于关怀,他甚至在外边还有别的女人,可见这个男人的心俨然已经不在你这了,这些年你对他心存失望,其实也是你的隐忍把他给惯坏了。他毫不顾及你的感受,对妻儿又没有家庭责任感,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么你们之间维系的就只能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婚姻,如此来说,还有珍惜和存在的价值吗?
尤其现在你和他已经办理了所谓的“假离婚”,其实在法律上没有什么假离婚这一说,离就是离了,你们现在已经不受法律保护了,属于是脱离了夫妻关系。既然离婚证都领了,现在这个婚姻又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那么正好省事了。如果你对这个男人真的已经失望透顶,那就不要拿孩子来说事,来捆绑婚姻来遮蔽自己的懦弱了,这些年孩子都是你一手带大的,事实证明你并不差,也证明孩子没有那个爹在身边,也一样成长的很优秀,那么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何去何从,就遵从自己内心的真实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