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婚外情怎么处理 » 正文

如何在婚姻中经营感情?

中国人的婚姻文化里,解决问题的药方就是就是两个字:“忍”和“转”。如何在婚姻中经营感情?女人往往会“忍”,所以会有那么多学佛的女人,她们努力的方向就是放下,放下什么?放下自我,放下欲望,放下婚姻,融入天地,随便老公怎么出轨好了,我连性欲都可以舍弃,我连情感都可以不要,你出轨又能耐我何?

如何在婚姻中经营感情吗?

如何在婚姻中经营感情吗?

 

“转”(转移)往往是男人的套路。男人的内心有一个妈,妈往往在婚前是有一个的,婚后往往就变成俩妈,妈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安稳和静止的生活,这对男人很重要,但同时男人还想到外面冒险,在纯粹的妈妈的世界,男人害怕会日益成为胎儿了,于是他就想要突破,于是再找一个小三儿,这好像让他感觉是个男人。

但是很不幸的,这个三儿也会被他慢慢变成另一个妈。于是他只好暂时舍弃了这个三儿,然后再寻求另一个成为男人的机会。

忍和转移都不是迎难而上,都不是解决需要的满足,而试图消除自己的需要或者将自己的需要外包,这种婚姻文化的解决方案,其实就是没有方案。

解决方案就是让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地娶甚至把青楼当成中国男女诞生真正恋爱的地方。不信你看看中国男人在古代给自己妻子写了多少诗词歌赋,那些传世名曲,大多都是情真意切地写给青楼歌姬的。

现在呢?女人有了人权了,而且忍了也没有人给你颁发贞节牌坊,忍字诀只能让你失去更多。

男人呢?知道如何在婚姻中经营感情吗?

过去的父母懂得吗?

我们都羡慕钱钟书和杨绛,要知道,中国人过去的婚姻文化都比现在强,因为那时候,还是起码有一些信仰的。陈丹青说过,五零后和六零后一代所遭遇的是这个时代最毁灭性的伤害。

真正的毁灭不是战争,而是文化的灭绝,就像是宋代时期的西夏国,你可以屠城,但你无法杀死所有西夏人,但有一个办法可以消灭西夏人的精神,蒙古人消灭了西夏人的文字,西夏人就不存在了。文明的毁灭是最终极的毁灭。

中国的文明,就在五零后和六零后这两代人开始被文明腰斩了。

我们的文化失去了信仰,我们的婚姻失去了三观,我们不知道,我们是否在一个游戏规则里。

我们不知道如何在冲突中找到合作的可能。

当我们的需求无法平衡的时候,我们想到的首先是毁灭而非合作,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上纲上线的战争,而非坐下来一起探索更好的发展的空间。

比如上文那对男女。他们都用孩子或者父母的视角看待冲突。

孩子的视角是:你为什么不给我?
父母的视角是:我凭什么要给你?

孩子说,我很惨啊,我很饿啊,你不给我,你就是恶魔妈妈。
父母说,我很累啊,我很饿啊,我再给你,你就是恶魔孩子。

其实双方都是一丘之貉。

因为他们不敢离开这样的“母婴”世界。

母婴世界就是我对你很重要,你对我也很重要。但这样的境界,在孩子1岁以后开始三翻四坐八爬,开始学走路的时候,就要开始破灭了。

我们会日益发现,你对我并没有那么重要,我对你也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开始面对分离和丧失。

很多婚外恋中的被抛弃一方说:你为什么不离婚以后,再谈恋爱?为什么要脚踩两只船?

因为我们整个民族的创伤,让我们在分离期遭遇了太多的苦难,我们很难有真正充足的母爱,让我们可以内化于胸;也很难有充足的父爱,可以让我们外化于世界。

在婚外情中,我看到太多的出轨者恐惧自己的欲望会毁灭自己的家族,毁灭自己的父母和孩子以及自己的妻子。他把自己的欲望看成是毁灭他自己世界的敌人,可是他最终还是被其征服。

被出轨者发现:离开这个婚姻和家庭,自己就像是没有躯壳的蜗牛,或者没有皮肤的烧伤者,离开地球的人类,在无声的世界,如陨石一样飘行,她无法确定自己在精神层面可以活下去。

中国人传统的思路:过去总要比现在好。

所以西方人要穿越,一般都穿越到未来,而中国人喜欢穿越到过去。

出题的人,有没有关心过,这些孩子真正关心的是什么吗?

出题的人,如此自恋,他知道现在他生活在什么世纪吗?

出题的人,到底想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才?懂得老腔这门艺术,对中国人来说,可以起到什么伟大的作用呢?懂得老腔,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解决问题的文化,在中国至今都几乎还是一种文化上的潜意识的禁忌。
说这个和婚外恋有关系吗?

当然,一个不鼓励自我的社会,一个总数压抑和转移而非解决问题导向的文化,一个总是看着过去而非当下和未来的文化,孕育出来的,就是过度负责和不负责任的人。

这样的文化,如何能诞生有承诺有勇气愿意在婚姻中成长的人呢?
一段真正的爱情故事是不会结束的。

那么真正的方案是什么呢?

还是文中的这对男女,也许在他们的关系还没有走到破裂的时候,男人可以跟女人说:我的确有想离开你的愿望,因为我现在对情感的需要已经改变了。我以前很享受为你服务的快乐,因为这种服务让我感觉到自己有价值,被需要。在我过去的成长经历中,我一直感觉到是家里的累赘,我的父母以养我为苦,我很痛恨不被需要的感觉。

我发现,我为你的付出,其实是想要挽救我的痛苦——我是没有人要的,我希望我变得很重要。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不再需要弥补这种痛苦了。

因为我想我真正缺少的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对我的平等的理解,或者在我痛苦的时候,有一个女人可以给我安抚。

如果有这两个部分,我会依然享受这种为你付出的快乐。但我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在这两方面给我这样的爱,但如果没有的话,恐怕我们的关系就会出现重重危机了。因为我发现当你不断跟我要爱,而我不断付出的时候,我就开始恨你了,因为这种不平衡就像是我的父母在我小时候不愿意给我买冰棍还要我学习好,供他们跟邻居夸耀一样。

我特别需要有一个人可以和我谈谈这个部分。

可惜这些话,往往是一个男人出轨以后才有可能跟女人谈的,很多女人说:如果丈夫在他们关系中出现裂痕的时候,就和她谈,她一定可以调整的,她只是不知道,他其实在内心原来有这么多过去的伤。

这个女人也可以跟这个男人说:我一直都幻想有一个好爸爸保护我,一个好妈妈来爱我。我发现我在我们的关系里,我完全变成了一个婴儿,我好像永远都要不够,我现在开始明白,其实我一直不相信,不会有人真正地爱我,所有人都会离开我,我根本不值得别人爱我。

我太害怕这些话了,所以我就会非常恐惧地想要控制你,让你不会变成我心里的那些话。可是就算是你给我很多爱,可是我内在的最核心那部分还是不快乐。

我想,我真正需要的是,面对那句话。我需要有能力承受那句话,因为我发现那句话正在毁灭我的一切。

我的所有的防御最终只能让它更快地变成我的宿命。

也许我可以和你谈谈我内心的恐惧,如果我们可以一起谈谈这些恐惧,也许我们的生命会更放松一些。

很多的男人会发现,当女人可以这样表达她们内在的深层的恐惧以后,他也可以尝试着谈谈自己对脆弱是多么的恐惧,他们恐惧妻子的脆弱,但其实他们真正恐惧的是自己的婴儿的脆弱。

这个男人可以哭着说,当她在他发烧的时候,守在他身边,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发烧,妈妈忙着工作,把他一个人锁在房间里的,他在黑暗中哭泣的场景。

而这样的孤独和荒凉,也可以激发出这个女人她过去的相类似的经历。她可以温柔地抱他,她发现,当他们可以互相分享脆弱的时候,他们释然了,放下了,可以更亲密地在一起了,因为这些脆弱,他们可以更有力地连接在一起了。

真正的真实的依恋就由此发生出来了。

这就是创伤治愈的过程。

它最需要被看到,被温柔,但有力的触碰,需要被理解,被懂得,被分享。

而当这样的共鸣发生的时候,我们就不会被创伤隔离于人世之外,而可以作为群居性的动物,重新回到人间。

这就是情感的归宿。

最终,情感终于是可以得到继续深入的发展了。

只是,我们的社会还在转型,起码,我们的欲望被释放出来了,当然也被过度的刺激出来了。

但真正强健有力的自我,还因为没有足够有力和温暖的触碰而发展出来。

也许,我们的文化正在慢慢地修复它的创伤。

而我们,可能就是亿万的白细胞之一吧。

 

发表评论